English
邮箱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色9

文章来源:admin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2-06 09:44:31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楚歌动容。色9█爱看网为您提供高校校花、校草、校渣、清纯美女、二次元美女、搞笑、猎奇、丑女等图片及段子资讯。█他们全都感知到了黄褐色烟雾的危险,不要命地朝夜光城狂奔而来。 无数灰鼠和黑鼠在转笼内疯狂奔跑,带动齿轮和绞索,将一块块金属隔板放下,原本四通八达的缝隙就变成了死胡同。 鼠族在撤离之前,还在这些道路两侧的岩壁上,插上倾斜向内的钉子,形成一枚枚倒钩。 这样,当蛇族游窜到里面,发现四面碰壁,想要倒转出来时,就很容易被倒钩嵌入鳞片,越是挣扎,嵌得越深,几乎不可能靠自己的力量挣脱出来。 更有些比较重要的“主干道”,比方昨天食猫者凯旋的大路,早就挖出一个个陷坑,里面填埋着火药,上面铺设着木板,依靠铺设在隐秘处的导火索来点燃。 当七八条大蛇游窜到了主干道上,埋伏在暗处的鼠族敢死队员——通常是由渴望成为王国正式公民的奴隶充当,立刻点燃导火索,将整条主干道统统引爆,亦将钻入其中的蛇族,烧得肠穿肚烂,一片黢黑。 还有些地方,切断道路的金属隔板并不是封闭的,而是由铁丝网或者布满蜂巢式孔洞的铁板组成,这样,鼠族撤离之后,还可以躲在铁丝网或者蜂巢式铁板的后面,用磨得极其锋利的螺丝钉,狠狠戳刺尾随而至的蛇族,又或者将一枚枚鞭炮,顺着金属网眼捅过去,点燃之后,再重重一敲,令鞭炮“呼呼”飞到群蛇之中。 一时间,整座夜光城都爆发出“噼里啪啦”的声响,笼罩在浓烈的硝烟中。 聪明的鼠族,甚至会针对入侵者的不同,对鞭炮进行二次改造,在鞭炮外面包裹雄黄或者樟脑丸的粉末——那些包裹着雄黄的鞭炮一旦炸裂开来,散发出的刺鼻气味,足以令不少蛇族都晕头转向,产生本能的恐惧。 这样,虽然鼠族主动撤退,损失了夜光城外围的代价,却也让宿敌蛇族死伤惨重,附庸的虫豸更不必说,尸骸甚至充塞了一条条缝隙,令后方的蛇族都冲不上来。 不过,今次来袭的蛇族,毕竟和往日不同,是和鼠族一样觉醒了智慧之光的妖精。 发现强攻的损失太大,他们很快就退了出来,只让排山倒海的虫潮继续维持着狂轰滥炸的态势,自己却在旁边游动,耐心等待夜光城的防御者们露出弱点。 不少虫豸在吞噬灵气,进化变异的道路上,体内分泌的各种液体,都会携带剧毒和强烈的侵蚀性。 虽然一头虫豸体内的侵蚀性液体剂量微不足道,但成百上千头虫豸一拥而上,悍不畏死地往金属隔板上撞,造成的侵蚀就非常可怕了。 鼠族能投放的火药量越来越少。 而当他们隔着铁丝网或者金属隔板,朝外面乱捅时,外面的虫豸和毒蛇,也会向他们狂喷毒雾,造成鼠族双目失明,呼吸困难和痛不欲生。 鼠族只能一层层放弃外围防线,眼睁睁看着一块又一块金属隔板被虫海战术侵蚀殆尽。 终于,在刚刚被火药焚烧一空的主干道尽头,一块金属隔板被侵蚀出了七八个触目惊心的窟窿,没有窟窿的地方亦是腐朽不堪,随后,一头癞蛤蟆退后几步,猛地一跳,一撞,竟然将酥脆如纸的金属隔板,撞了个四分五裂。 大批虫豸在蛇族的带领下,疯狂涌入夜光城的核心处。 早就在后面养精蓄锐的鼠族,亦咬牙切齿地迎了上去。 付出如此惨烈的代价之后,进攻者对胜利志在必得。 而防守方亦是无路可退,只能拼死一搏。 尸山血海的修罗地狱,再次在地底无边的黑暗和幽幽的夜光中浮现。 楚歌,食猫者和金尾巴,跟随着不死将军白夜,出现在战况最激烈的地方。 楚歌亲眼看到白夜悍不畏死地跃入蛇群,将两柄手术刀挥舞如两道风驰电掣的白练,在瞬间斩落七八颗蛇头的同时,自己身上亦出现七八处咬伤和割伤,最凶险的一处咬伤,对方的獠牙直刺他的心脏,而最可怕的一处割伤,险些给他来个开膛破肚。 白夜却似无知无觉,白练疾闪的速度都没有降低一丝一毫,仍旧忠实履行着不死将军的职责,带领群鼠,浴血奋战着。 他高高跃起,在七八张血盆大口上面轻盈舞蹈,凌厉斩击的画面,仿佛一道滚烫的剪影,深深烙印在楚歌的脑海中。 楚歌不明白,为什么会这样。 倘若白夜彻底失去记忆,不记得生而为人的事情,完全把自己当成一头老鼠,那也罢了。 但现在,自己已经原原本本告诉他一切,而且他也表示,相信自己的说法,还回忆起了很多东西。 在这种情况下,仍旧把自己当成老鼠而不是人类,这太不可理喻了吧? 难道,大脑对于灵魂的影响,竟然大到这种程度,能彻底改变一个人的思想和立场么? 倘若,人类的意志和自我认同,完全由大脑这团蛋白质来决定的话,那人类引以为傲的灵魂,究竟是什么东西啊! “长舌头,长舌头!” 楚歌正沉吟间,忽然听到有人在喊他。 还没反应过来,就感到身体左侧受到一股强烈的撞击,有人将他狠狠撞飞出去。 随后,脊背上沾染了一些湿漉漉的东西,滚烫如岩浆。 回头看时,楚歌看到惊人的一幕。 一条菜花蛇,大约是饱受灵气熏染的缘故,竟然觉醒了诡异的超能力,它的鳞片能跟随四周环境的不同自由改变色彩,就像是变色龙的“拟态”。 这条菜花蛇刚才运用自己的拟态能力,从夜光城上空的岩顶,鬼鬼祟祟游窜过来,直到楚歌头顶,才居高临下,张开血盆大口,一跃而下。 楚歌的注意力,都集中在白夜身上,一时之间,竟然没有发现。 但在旁边和他并肩作战,时刻关注着他的安危的食猫者,却及时发现了。 眼看菜花蛇即将一口咬住楚歌的脑袋,食猫者已经来不及阻止,只能将楚歌撞飞出去,自己却落入菜花蛇的攻击范围,即便没有被咬个正着,却也折损了左前肢,肩胛骨骼粉碎,只剩下一层薄薄的肉皮连接,爪子无力耷拉,伴随着身体的颤抖而摇晃。 刚才喷洒到楚歌背脊上的东西,却是食猫者的鲜血。 鼠族和人类一样,都是哺乳动物。 虽然彼此的形貌不同,但鲜血,都是滚烫的。 “食猫者!” 一瞬间,楚歌怒发冲冠,脑中一片空白。 再不去想什么营救任务或者人鼠之分,楚歌龇牙咧嘴,凶相毕露,握着两枚锈迹斑斑的铁钉,又用尾巴卷起一枚刀片,朝菜花蛇扑了上来。 菜花蛇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,却是张开血盆大口,等待他自投罗网。 冷不防楚歌的双眸之中,炸开两点耀眼的金芒,恍若两枚超大号的二踢脚,直接在菜花蛇的大脑中爆炸。 菜花蛇瞬间僵硬,蛇眸外面蒙上了一层猩红色的薄膜,中枢神经被震惊能量暂时切断,顿时丧失反应。 楚歌趁机跳到了菜花蛇的头上。 当菜花蛇的视网膜细胞,视觉神经和中枢神经再次接驳到一起,恢复了视觉成像的能力时,它最先和最后看到的东西,就是在眼前飞快扩大的黑点——两枚锈迹斑斑的铁钉。 噗嗤!噗嗤! 两枚铁钉连根没入菜花蛇的双眼。 楚歌的愤怒转化成了惊人的怪力,直接将两枚铁钉捅到再也捅不进去为止。 非但菜花蛇的眼球被他狠狠洞穿,就连大脑亦被铁钉部分破坏。 菜花蛇再次失去了短暂恢复的视觉——这次是永远失去了。 它疯狂扭动,张开血盆大口乱咬,獠牙狠狠撞击在一起,撞出一片细碎的火星。 但楚歌已经及时跳了开去——还顺带着拔出两枚铁钉,令那两个深不见底的血窟窿中,喷出两道浓稠至极的血箭,像极了在菜花蛇的脑袋两侧,开了两朵吞噬血肉的食人花。

怪不得这样一个眉清目秀的修仙者,会有个绰号叫做“虎魔”了。这令鼠族勇士,有些像是潜艇的士兵,只能机械执行级交给他们的命令,只能相信级告诉他们的事情,很容易被级带到沟里。第五百四十六章 光明和黑暗色9一时间,以楚歌为中心,战场上出现了一幕十分诡异的画面。

色9“嗤嗤嗤嗤!”尽管小白鼠的确是毫无战斗力的存在,但啮齿类的天性却令他能轻而易举剥开电缆外面的橡胶保护层,以自身为诱饵,再加上对方的麻痹大意,这是值得一搏的赌局。“除此之外,我们还有主题乐园,还有各种周边,包括咱们道友开设的餐馆啊,青少年培训机构啊,健身会所啊,各行各业,都可以摆各种起源故事,增添亲和力,这个品牌营销速度很快的。

但国师周身血肉,竟像是橡胶般柔软而坚韧,毒牙根本咬不进去,反而被国师弹了出来,险些将毒牙折断。色9这样逃跑,是没有前途的。楚歌心中,却生出警兆——以这些凶鼠的悍勇,不过折损了三五头而已,怎么会如此轻易就落荒而逃?




(爱看网)

附件:

专题推荐


© 色9爱看网仅供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

请勿用于非法用途,否则后果自负,一切与爱看网无关!

百站百胜: